许必旺说
2018-09-09 18:0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捷运车厢内的“博爱座”,以前座椅是粉红色的,但政府体察民情,了解到粉红这种浅色不易让人觉察,有时乘客可能没注意到,不小心占了博爱座。于是,捷运公司不惜资金,将博爱座全部改换成能让人更容易注意到的深蓝色,配合各种场合和媒体的宣传引导,“让博爱座充满车厢的每一个角落”这一理念和行动,开始深入人心。

当然,在学校里,无论是大中小学还是幼稚园,从小到大,老师也都会在日常生活中对孩子们进行文明和社会公德的教育。

台湾并没有类似“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”这样的机构,不过,他们在精神文明的基础设施建设上,却是不遗余力、细致有加。所谓“文明的基础设施建设”,就是在引导民众施行某一种文明行为和礼貌举止上,政府应该给民众提供硬件上的方便。比如,在捷运站等车,每一个捷运列车车厢停靠处门外的地板上,都用白线画上了应该排几列队、排队朝向哪个方向。在公共场所打电话,抬头就会看到提示:打手机请轻声细语,长话短说,简讯传送。细致若此,每一个受过教育的乘客都没法不按此践行。

一天,我去一个夜市吃东西,一股臭豆腐的香味吸引了我。当我进到店内,准备坐到一个空位上时,店主说:“不好意思,请你排队好吗?”我这才注意到,门口还有两人正排着队,他们盯着我,什么也没说。但我已经羞愧不已,赶紧退了出去。

在台湾,从海外留学回来的人很多。许必旺说,很可能,在欧美等国家受过现代文明熏陶的这一批批留学生,把自觉排队、乘扶手电梯留一条通道给赶路的人等文明习惯带回来,潜移默化地对人们产生了影响。当有这种文明习惯的人多了,形成了氛围,不文明、没公德的行为就会受到鄙视,就会减少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rankseminar.com微信斗地主怎么下载,斗地主棋牌游戏平台,斗地主小游戏网页版版权所有